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time
  
详细内容
可怜的贾琏
发布时间:2017.01.03  浏览次数:

可怜的贾琏

 

语文组  李 华

     我原来在看《红楼梦》时,总觉得贾府中没几个好男人,而且很自然的就将贾琏打入坏男人的行列。但在随后的学习中,渐渐地,我觉得以前看的有失偏颇。

在《红楼梦》第二回作者借冷子兴之口对贾琏的评价是:“也是不读书,于世路上好机变,言谈去的”,意思是跟人言谈、交往擅长随机应变,由此句可知贾琏是个有本事有见识的人。清朝时北京话中有“于……去的”句式。“去的”意思是“呱呱叫”。
  贾琏本是一个富家生富家长的阔少爷。他的生母死的早,父亲贾赦和那个时代绝大多数的男人一样没有多少“做父亲的能力与智慧。”贾家的爹都爱打骂孩子,贾政是用板子没轻没重地打儿子屁股;贾珍对儿子,压根儿都懒得自己动手,他让奴才用唾沫照脸啐贾蓉!贾赦对贾琏,即使到了他长大成人有了媳妇有了孩子之后还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,乃至于把贾琏的脸面都打得破了相,害得平儿去和宝姑娘寻那制棒疮的奇药。这真是俗话说的一点面子都不给!可想而知贾琏的成长期是如何度过的。

 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贾琏,自有其自身的光彩与无奈。

  首先应该说贾琏是贾府里最可爱的一个男人!想想看荣国府的当家老爷是贾政,而实际上日常主事的人却是贾琏。假如贾赦、邢夫人不允许自己儿子来荣国府当这个总经理,我都替贾政愁:谁来给他做这个臂膀?大儿子贾珠原本是个不错的人选,可惜不到二十病死了;二儿子人家是衔玉而诞的谪仙人,莫说是跑腿办差,那娇儿连戥子都认不得耶!还有个老三贾环,一肚子坏水儿,再说也还是个小捣蛋鬼呢;贾兰更不必提。在这个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”的当下,只有贾琏无论是从哪方面讲,年龄、阅历、能力都是最好、最合适的一个人。所以荣国府选择了他,他也选择了替本家叔叔当经理的职业生涯,也算相得益彰。

  贾琏对这份工作,大体上说还算称职吧。第十七回,领导贾政突然检查工作,问他:“帐幔帘子共有几宗?现今得了几宗?尚欠几宗?”贾琏见问,忙向靴筒内取出靴掖里装的一个纸折略节来,看了一看,回道:“妆蟒绣堆、刻丝弹墨并各色绸绫大小幔子一百二十架,昨日得了八十架,下欠四十架。帘子二百挂,昨日俱得了。外有猩猩毡帘二百挂,湘妃竹帘一百挂,金丝藤红漆竹帘一百挂,黑漆竹帘一百挂,五彩线络盘花帘二百挂,每样得了一半,也不过秋天都全了。椅搭、桌围、床裙、杌套,每分一千二百件,也有了。”你瞧,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不是?作为职业经理人这叫有准备、有依据,这次抽查,我们说他顺利过关!

  作为皇亲国戚的贾府,日常对外的应酬中上自宫廷下自三教九流,贺吊往还、银钱出入,是非常复杂非常考验人的。第七十二回上贾琏两口子正在为钱拌嘴,宫里的夏太监打发人来“有现成的银子暂借一二百”:贾琏还说“昨儿周太监来,张口一千两,我略应慢了些,他就不自在”……这些事一旦处理不得当,带来的可能就是不可想象的后果。他和他媳妇凤姐,可以说是为荣国府付出最多的人。——当然了,可能也是浑水摸鱼在荣国府捞得最多的人。

    想想看,当时他们俩都还那么年轻,二十来岁,就那么精明能干、那么世事洞明、人情练达。真是“贵贵配翠翠,天生一对对。”人家或者可以躲个清闲,唯有他们俩的家,连吃口饭的功夫都有事情在等着。时不时地要到平安州出差、千里护送林黛玉返乡、料理家里大大小小包括彩霞等奴才们婚嫁等琐事……这么多年来,贾琏堪比贾府里的中流砥柱,在日渐捉襟见肘的光景里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应付了个滴水不漏,也算难为了他!

  但同时,贾琏又是一个可怜的男人。佛洛伊德在《梦的解析》中说每一个人的精神领域中都有潜意识存在。所谓潜意识,简单的解释就是不敢表现出来的、埋藏在心底的一种意识。比如性的欲望,想偷东西的欲望,憎恨父亲的思想等等……前面说过贾琏做为一个一直被严父掌控在手里的男人,说他在潜意识里对父亲充满了恨有问题吗?

在当时那种异常讲究孝道的秩序下,他既不能远走高飞,又不能通过心理疏导的方式让老爹学习正确的和子女相处的方式——贾赦一直过着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生活。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有些怯乎的人,就是他娘,贾母。其实就连对贾母,说穿了那也不过是面子上尊敬尊敬罢了。他怎么可能意识到他对贾琏哪里有不合适的地方?摊上这么样一个老爹,只能算贾琏命苦。

眼看随着贾珠死后荣国府后继无人(前面已有论及),极其无奈之下,贾政请他来管理家务,但这样有本事的一个人老这样长期插手荣国府事务,这王夫人怎能不心焦?贾琏的处境岂能不尴尬!

    再后来贾琏成亲,其实毫无疑问是“包办婚姻”。贾王联姻,是家族的需要,是经济利益的结盟,更是王夫人取代贾琏的需要,不管他乐不乐意,这门亲是做定了。王家大小姐进门没两年,“谁知自娶了这位奶奶之后,倒上下无人不称颂他的夫人,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:模样又极标致,言谈又爽利,心机又极深细,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。”作为她的丈夫贾琏,他岂能不知王夫人的思想。可想而知他的感受!

那是“丈夫是天、是当家的、是说一不二的”时代,贾琏却让自己活活地活成了一个怕老婆怕到发抖的笑柄!贾琏也有自己的无奈!

  哪个男人肯从心底接受这种状况呢?

  贾琏肯定有过很多个难过的日日夜夜。而夫妻之间的情感更谈不上好了,我只举一个例子:在书的第二十五回中,贾宝玉王熙凤中蛊毒,阖府上下无一不急,无一不想办法。甚而连贾赦薛蟠都出动了,而作为丈夫的贾琏却连面都没闪一下,岂不怪哉?!

    面对这种种不公的待遇,贾琏能做的,就是反抗:胡作非为,花天酒地。爱钱,爱权,爱女人……对这些东西,他是来者不拒,多多益善;其他诸如理想、信念、情操、爱与忠贞对他来说都是狗屁。

郁闷的贾琏只能让自己成为“偷儿”,偷着攒私房钱、更偷着——就像他偷他老子的女人来泄愤一样,时不时地偷偷野女人,也算是对这一切不公待遇的报复吧?

多姑娘、鲍二家的,期间可能还有无数妓女之流,贾琏实际上是在花丛中泡大的。倒也不是他生性糜烂。

而当时的社会环境对于男性来说,简直就是“韦小宝之梦”。只要你有本事有条件,娶七个老婆算什么?娶七十个也可以。至于老婆之外的野女人,越多越显得你人材风流。所谓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嘛。

  所以贾母把贾琏的偷情看得如喝口水一样简单。

她轻描淡写地对凤辣子笑道:“什么要紧的事!小孩子们年轻,馋嘴猫儿似的,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。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。都是我的不是,他多吃了两口酒,又吃起醋来。”这就是说做为家长的贾母不但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,反而大有放纵之嫌。对这个公然背叛了王熙凤的孙子,她的惩治手段仅仅是:“你放心,等明儿我叫他来替你赔不是。你今儿别要过去臊着他。”

面对这样一个可爱又可怜的贾琏,又有谁才真正懂得他呢?

……

  贾琏的结局会很惨的。花无百日好,人无千日红,人生哪里能是一路莺歌燕舞宛如“阳春三月踏春阳”?命运中的沟回暗流谁也不要想躲过……

  他因为是荣国府的大管家,当朝廷蓄意要收拾贾家时,跑了谁也跑不了他。

 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更何况他们背地里干的哪里是那么无可指摘!贾琏成天一会去这儿一会去那儿,他又不经商,跑来跑去做什么?必定是有不可告人之事。

  有一天,这些事会被兜底子翻出来,翻出来的那一刻,贾琏的人生彻底巨变,无辜的人受到最不公的待遇,这就是英雄的悲剧……

鲁迅说,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撕毁了给人看。从此看,整部红楼该是怎样的一部大悲剧啊。

琏二爷,别了……

  别了……